手机购彩uu快三首页

手机新闻网

新闻客户端

酱缸

金凤珠

今年的夏天,特别火辣。

早上遛狗,路过花坛,看到有几只酱缸已经在花园里安营扎寨,迎着朝阳开始一天的热身了。酱缸有拿破旧的搪瓷脸盆做的,也有的是粗陶制作的敞口缸,缸里的酱已经晒成红褐色,泛着黑乎乎油亮亮的光泽,酱在里面一块块的瓜皮,虽然被裹得严严实实,但依然能看出青皮绿肉的娇嫩,一阵特有的香醇袭来,不由得让人口水直流,它们是小区里一些老人的杰作。

小时候的乡下,每到夏天,家家户户都会做酱。记得,我们家的酱缸是一只敞口的棕褐色浅缸,缸口很大,里面的釉光溜溜的,常常看见父亲傍晚的时候会把它端到屋里,早上我起来的时候酱缸已经在外面的井台上了,一双筷子斜斜地插在里面。每天中午的时候,我们小孩会学着大人的模样拿起筷子翻酱,从上到下兜底翻一遍。最喜欢像梳头一样梳酱的最上一层,当筷子在厚薄适中的酱上慢慢划过,那种粮食经过调制发酵被太阳反复熏烤后的醇香,直扑口鼻,令人沉醉。

小区里的酱缸上,没有防虫的遮盖,虽然不见苍蝇,但就这样没遮没拦地敞着,不禁令人担忧。小时候,卫生条件差,一到夏天,蚊子和苍蝇成群结队,到处乱飞,酱缸的味道特别容易招惹它们,一不小心,就能在酱缸里发现它们的身影,活着的倒不要紧,就怕被酱黏牢后倒在里面的。如果有卫生所里的纱布该多好,白白净净,盖在上面妥妥帖帖的,可偏偏没有。怎么办?乡下孩子机灵,想个法子自己做罩子。依着缸口的大小,用竹片做个圈,中间架个十字,再装上个把柄,简易的架子就搭好了。每天早上,从村头到村尾,在一家家的门前屋后特别是柴垛、树丫和篱笆上“扫荡”,专门找那些个还挂着亮晶晶露珠的蜘蛛网。那可是蜘蛛们在夜里布下的天罗地网,清晨的时候,通常能看见肚子又大又圆的蜘蛛,安稳地挂在网中央。把架子往网上一靠,整张蜘蛛网就粘贴拷贝在架子上了,一张二张,四五张下来,一个天然透气又密封的防虫罩就做好了。村里孩子多,大家都想做这样的罩子,起晚了蜘蛛网就没有了。好多次,不论我怎样早起,隔壁家的小清总是抢在我前面,眼巴巴看着他一粘一个准,把水灵灵的大网收拾得一干二净。最终,还是父亲剪了块窗纱盖在那里,可聪明的苍蝇依然会不依不饶地从窗纱和缸之间的缝隙里钻进去,我只能冒着大太阳拿着苍蝇拍不停地拍,可总也拍不完。

这里的酱又称甜面酱,是以面粉为主要原料,经过制曲和保温发酵而制成的一种酱状调味品,甜中带咸,含有多种风味和营养。高热容易使人失去胃口,没有电风扇和空调的日子,更容易疰夏,有了酱,整个夏天就不愁没胃口了。小时候,家里穷,酱瓜就成了最下饭的小菜。早上喝粥,直接从缸里捞上几块,中午天热,大人们又特别忙,没时间烧菜,大家就着酱开水淘饭,哪天父亲做了“酱炒豆腐干毛豆子”,就会多吃一碗饭。后来发现,有了肉丁的加入,那味道更鲜。是的,酱能开胃助食,帮助人们度过炎炎夏日。

在城里生活久了,有好多年没有闻到酱的味道了,也许是当年在乡下吃怕了的缘故。那天小区里,两个上了年纪的大爷在交流,“你那里还有酱瓜吗”“有的呀”,只见一个大爷从自己的家里端来了一缸酱瓜,“17块一斤,菜场里也是这个价”,两个人就在楼下做起了酱瓜买卖。

刚巧前天,乡下的一位朋友,五十几岁的大男人,把一小袋酱黄瓜递了过来:“喏,我叫我娘做的。”那神情一如孩童。热气腾腾,回到家,迫不及待开水淘饭,咬一口,刮啦松脆,一旁的酱,入口即化,满口的香醇清爽,眼前不禁浮现出火热的阳光里老母亲慈祥勤劳的样子。顿时,那种淳朴幸福的感觉传遍了全身,仿佛回到了儿时。

    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常熟日报”和“手机购彩uu快三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12-52778455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浦斐]

标签: